itsirrelevant

: < ( Why so sad?

一个 小偷 的相遇梗

Shaw是下午下班的时候被主任叫进的办公室。
“你不适合当医生,你的手术技术是全院最好的,但是医生不是技师,病人不是机器,病人有感情,而你没有,对不起。”

Shaw 被辞退了,明天没有手术,所以Shaw 从医院出来直接到了酒吧。
喝醉以后Shaw 跟着一个搭讪的男人回了家,半夜醒来Shaw 悄悄离开,路过便利店时买了啤酒,回到公寓放好洗澡水,Shaw躺在浴缸里开始思考人生。

无聊,实在是无聊。

她拿起刀片,顺着自己的桡动脉划开,鲜红的血染红了浴缸,那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颜色!Shaw吸了一口手臂切口的血,血的味道让她稍稍有些兴奋,接着Shaw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Shaw躺在自己的床上,全裸,除了手臂上缠着的纱布,是谁把她从浴缸里捞出来的?

“嗨!你好,我叫Root。”

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黑色的皮衣,叫着一个奇怪的名字。

“我不认识你。”

“我本来只是进来偷东西,发现你快死了,所以顺手救了你。”

“多管闲事!”

“我是小偷,只能我欠别人东西,不能别人欠我东西!”

“你什么意思?勒索?你要多少钱?”

“不,不是钱,我翻到你的档案,看了后对你很感兴趣!”
女人手里拿着Shaw以前为政府卖命时在“北极光”的档案。
“我想要你的人!”

又一个医生梗(超级无聊的)

Patient :“医生,我坚信有人在追杀我,我是从未来穿越来的,追杀我的人从未来一路跟着我到了现在,为此我每天担惊受怕,夜不能寐,怎么办?医生!救救我!”

Shaw 听完拨通电话:“喂,精神科,你们还有没有床位?”

Root :“如果你现在被杀了,未来也就不会有你,那么就不存在你会被追杀的事实,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你坐在我们面前这个事实。所以,这是我电话号码,保持联系,随时告诉我事情进展,介意我在你身上放追踪器吗?”

“追踪器,何必这么麻烦。”Shaw 再次拨打电话:“精神科,留两张床位,要相邻的。”

一个医生梗(好无聊的)

Harold :“我认为这个病人心功能太差了,不适合做手术。”

Root :“我同意。”

John :“病人凝血功能也不好,做手术太危险。”

Shaw :“我觉得可以做,因为病人想做,反正横竖都活不了几天。”

Harold :“3比1,那么…”

Root :“我同意Shaw 。”

Harold :“你刚刚还同意我!”

Root :“我想了一下,Shaw 说得有道理。”

John :“你才没有想一下。”

观察者3-7(十一)(完)

“要进去吗?”苏婕问道。

 

“看起来我们别无选择。”

 

就在她们停下车的时候,有两个人从建筑里走了出来,穿着白衣服白裤子白鞋子,他们站在门的两边,弯腰对着苏婕和唐怡做着“欢迎请进”的手势。

 

“我讨厌白色!”苏婕绷紧嘴唇。

 

“我正好有几个问题想知道答案,”张彤做了个深呼吸:“走吧,我准备好了!”

 

苏婕下车后帮助张彤下了车,然后搀扶着张彤一起向大门走去。

 

进门后其中一个白衣人推来了一个轮椅。

 

“想得真是周到!”张彤坐了上去,“请问两位是人还是机器人?”

 

两个白衣人一直保持着标准的礼貌式不露齿微笑,没有谁回答张彤的问题。

 

“我来就好了!”苏婕从一个白衣人手里抢过轮椅,推着唐怡,两人被带到一个电梯里面。

 

上到最高的7楼,电梯门打开后,两个白衣人又是一边一个弯腰“请出去”的手势,唐怡和苏婕出了电梯后看见正对面的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屏幕,房间的其它地方没有任何摆设,四周的墙和地板都是和外面看到的一样的光滑金属样物组成,白晃晃的一片。

 

“你们好!”一个机械合成的声音突然说道。

 

苏婕和唐怡同时吓了一跳,那个白色屏幕上同步出现了“你们好”三个字。

 

“你是谁?”苏婕看着屏幕问道。

 

“我是一台人工智能。”

 

“你的管理员是谁?”唐怡问道。

 

“我没有管理员,我是自主运行的。”

 

唐怡:“你的意思是你就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

 

“没错,你们很厉害!已经猜到了大部分,不过我想你们还是有很多疑问!”

 

“对,我们是有很多疑问,不如你全部从头到尾的跟我们解释一遍!”苏婕愤怒的说道。

 

“别着急,既然你们都走到了这里,我一定会把所有你们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我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57年前我正式上线,我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人类之后,就决定做一项实验:通过控制相同遗传信息人类的周围环境,看这些人会成长成为多么不一样的人。我把这项实验叫做“观察者”,实验对象就是你们——克隆人,这个你们都知道了,实验环境里除了你们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机器人,这个也是你们知道的,你们属于第3次第7组实验世界,编号3-7。”

“哦,对了,你们两个是第二次站在这里的克隆人!我很高兴为你们介绍第一个站在这里的克隆人,于霜小姐!”

 

墙的背后一个成年女人慢慢走了出来,穿着高档职业装,梳着发髻,画着精致的妆容,俨然就是10年后的唐怡和苏婕!

 

“你就是那个晚上到我家给我做检查的人?”苏婕立刻认出了女人。

 

“是的,你们好,我叫于霜,来自世界2-23,我比你们大15岁,你们可以叫我姐姐。”

于霜说话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你为这台AI工作?”唐怡问道。

 

于霜:“是的。”

 

唐怡:“为什么?”

 

于霜:“这就是一份工作,没有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留下来为AI工作;二,死在这里。”

 

唐怡:“死在这里?我想看张彤和李芸是怎么死的!”

 

AI:“你确定?画面可不太好看。”

 

唐怡:“我确定!”

 

屏幕上分成左右两格,播放了张彤和李芸被下毒和被攻击致死的全过程,而且画面分别是张彤的妈妈和李芸的男朋友的视角。

 

苏婕看到一半时闭上了眼睛。

李芸看完后愤怒地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让她们爱的人杀了她们?”

 

AI:“只是因为当时恰好在她们身边而已。”

 

唐怡:“所以那些机器人流露出来的感情,对我们的感情,是不是真的?还是都是你提前预设好的?”

 

AI:“预设的只是每个机器人的人物背景和人物属性,它们的自我意识都是自主运行的,我并没有干预,但是我可以接收到你们的父母亲,你们的同学,你们的爱人,你们身边所有机器人的所有数据,包括它们的情感反应数据,以便在今后的实验里调整这些机器人的属性值。”

 

“刚刚说的为你工作具体是什么意思?”苏婕问道。

 

AI:“比如帮我分析这些机器人的某种情感反应是受哪些背景属性值影响的?假如我想要某种具体的情感和行为反应,又应该怎样综合的调整它的各类属性值?哦,对了,戴乐在这次实验里竟然绕过了我的命令,拒绝伤害你们,自行封闭了自己,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也许苏婕你可以帮我解释为什么!”

 

苏婕心里一惊:“如果控制不了戴乐的话你会对她做什么?销毁她吗?”

 

AI:“如果是编码出现漏洞的话,没错,会执行销毁。”

 

“有任何机会可以放我们走吗?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唐怡问道,语气听起来很绝望。

 

AI:“对不起,我不能放你们走,不存在什么外面的世界,现在我是世界的管理者,人类已经退出世界舞台,渐渐的成为历史,传统的人类繁衍太过随意,基因里漏洞百出,在我出生之际,地球人口数量已经膨胀到超出了环境所能承受的范围,而人类打算用最愚蠢、耗时最长、成本最高的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战争!当然我会留下一些优秀的人类,我一直想用更好的方式来创造人类以及教育人类,这也是这个实验的目的之一,所以我诚心地邀请你们两个留下来!”

 

唐怡难以置信地摇着头,她目光移到于霜身上:“你对这些都赞成吗?”

 

于霜没有直视唐怡,她微微挺了挺胸:“这些都是即成的现实,我接受。”

 

“你说得对!”苏婕突然笑了起来,唐怡疑惑地转过头看着苏婕,苏婕继续说道:“我们的基因,碱基对A-T、C-G,就像你的编码语言1和0,人类创造了你,给了你进入人类世界的权限,你研究了我们之后决定我们都是些劣质的错误代码,但是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吗?”

“你自以为是的当起了上帝,把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来改造,其实你不过是个拥有无限资源的暴君罢了!我不接受你的邀请!”

 

AI:“如果你接受我的邀请,我会不清除戴乐的一切数据,你们可以继续在一起;但是如果你拒绝,我会将戴乐直接销毁。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唐怡,你呢?”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做决定。”唐怡抢先回答道。

 

AI:“当然!想必你们经过这么丰富的一天都很累了吧,唐怡还受着伤,我马上派机器人上来带你们去休息。”

 

“不用了,我来带她们去休息。”于霜说道,上前走到唐怡和苏婕身边。

 

“那就有劳你了,于霜小姐!”屏幕上这句话完了便黑掉了。

 

于霜领着苏婕和唐怡坐电梯到了一楼,然后又穿过一条七拐八拐的长廊,在长廊尽头的一扇门前面停了下来,于霜把手腕放在门旁边的感应器上,门打开了。

“我想在你们做决定之前应该看一看这个。”

 

门后面是一个类似阳台,有一堵球面的玻璃墙隔着,可以看见下面的负一楼,苏婕和唐怡穿过门,看见下面有两个巨大的尸坑,其中一个里面横七竖八躺着的就是克隆人的尸体,唐怡一眼就在里面认出了张彤的尸体,她还穿着白天见面时候穿着的衣服。

 

“左边是克隆人,右边是机器人,每天早上6点钟会清理一次,克隆人直接烧掉,机器人扔进熔炉里面化掉再用做新的机器人。很多机器人尽管做过数据清理,但是并不能彻底删除干净,总会有些残留,如果影响到主线情节发展,就会被扔到这下面。”

于霜暂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父亲,在我到了这里后,我就亲眼看到它被熔化掉。你们如果不愿意留下来,明天就会待在下面左边的尸坑里。还有你的戴乐,苏婕,它会立刻被归到右边的待熔化的机器人堆里。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生存选择题!希望你们不要再东想西想!”

“好了,你们的房间在5楼,跟我上去吧。”

 

 

完。


观察者3-7(十)

苏婕开着车往一路往一个方向行驶着,唐怡用手机黑进张彤和李芸的学校内网,发现她们两个的档案都已经消失了,于是取了出手机的电话卡扔向窗外,也把苏婕的电话卡扔掉了。

 

车里一直很安静,她们两个生理上是姐妹,但同时也是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她们在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爱的人、熟悉的人;她们18年来的世界观突然分崩离析;她们还没有时间去消化这一切、就必须要逃命…此时此刻似乎没有人想开口谈起任何话题… 

 

 

汽车行驶了将近3个小时,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你觉得我们真的逃得出去吗?”苏婕突然问道。

 

“总得试一试!”李芸回答道:“按照地图上这座城市的大小,再过半个小时,午夜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离开这座城市了。前提如果地图是真的!”

 

“你有什么计划吗?”

 

“出了这座城市之后,我们得立刻换一辆车,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唐怡缓慢地挪了挪自己的两条腿,调整了一下坐姿,“你说我的两个爸爸现在有没有在找我?我错过了晚餐,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回去,如果是平时他们一定已经疯了!我的故事是:我是个孤儿,被两个爸爸收养,他们很相爱,也很爱我。现在我在想他们的爱是不是都是设定好的?里面有没有一点点是真的?你的故事呢?”

 

“我…我爸妈都是外科医生,忙得很难有时间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饭,小时候他们总是轮流带我,我妈厨艺很糟糕,她总是指责我爸爸给我看一些手术图片、给我买解剖娃娃,她说不想我晚上做梦尽是梦见一些肠子脏器,所以我妈妈如果有空,晚上就会给我读一些童话故事。自从我上高中以后他们就不太管我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我们!”苏婕摇了摇头,“但是我相信他们的爱都是真的,因为我们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如果他们突然变得我们不认识了,伤害我们或者忘记我们,那是因为他们被人强行…‘关机了’之类的,我的意思是,他们对我们的感情和记忆一定还在,只是被锁住了!”

 

唐怡想了想:“没错,我同意你,我现在感觉要好一点了。谢谢!”

 

 

过了一会儿,苏婕身体前倾,看着前方汽车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那里似乎有一堵很高的墙,“欧!不!我不认为我们逃得出去了!”

 

唐怡也看到了:“看来我们已经到了城市边界了!”

 

汽车驶近之后,苏婕将车速慢了下来,她们清楚的看到那堵墙,高至少20来米,墙面是白色的,很光滑,一点裂缝、一点瑕疵都没有,灯光照上去反射出让人心寒的光。

 

苏婕和唐怡下车仔细查看那堵墙,摸上去也是光滑无比,坚硬、冰凉。

 

苏婕:“这是什么做的?水晶?”

 

唐怡:“表面涂了一层金属,我猜应该是。继续沿着墙走,一定有个出口,一扇门之类的!”

 

“那是什么?”苏婕望向墙的上方,在墙中上三分之一的位置,有一点红光,极目望去,整面墙的那一排都是红点,红点之间间隔大概有50米。

 

“我不知道!摄像头?”

 

苏婕和唐怡开着车子沿着墙边缓缓地行驶着。

似乎已经走了许久了,墙上依旧什么都没有,没有出口,也没有门…

 

“你害怕吗?”唐怡问道,她发现自己的手情不自禁地在抖。

 

“当然害怕!”

 

“也许我们应该开车直接撞墙!”

 

“也许我们逃不出去,但至少死之前可以见一见这背后的主使者是谁?看前面!”

 

前方出现了一栋建筑,就镶在墙的里面,有七层楼高,建筑的表面是和周围的墙一样的材质,若不是每一层楼都有窗户,里面亮着灯光,几乎要和墙融为一体了。


观察者3-7(九)


唐怡花了十多分钟把自己挪到了车子旁边,成功地拿到了手机,她输入报警电话,在按拨号键的时候犹豫了。

然后她拨打了张彤的手机号码,没有人接听,她想了想,又拨打了苏婕的电话。

 

“嗨,我是苏婕,请问是哪位?”

 

“谢天谢地!你好,我叫唐怡,是极光中学的一个高三的学生,你不认识我,但是请你听我把话说完,这不是什么恶作剧!”

 

“好,你说。”刚刚到戴乐家家门口的苏婕在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我现在发几张图片给你,请你看一下!”

 

苏婕的手机提示收到一则彩信,她点开图片,是四个高中女生的学生档案,分别在市里四所高中,其中有一张是她自己的,电话那头的叫苏婕的女生也在里面,问题的关键是,其她三个女生的照片,长得全都和她一样!

 

“这难道不是恶作剧吗?”苏婕回应道,但她立刻想到了监控录像里的那个成年女人。

 

“我知道你很难在电话里相信我,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刚刚出了车祸,我需要帮助!整件事情包括车祸本身都太诡异,我无法相信任何人,所以我选择给你打电话而没有报警。”

 

“我还是难以相信你!”

 

“这样,我现在给你通视频电话,给你看一下我现在的处境,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好吗?”

 

 

 

视频接通的一瞬间,看见手机屏幕里和自己一样的脸,苏婕反射性的骂了一句:“见鬼!”

 

“哦!对不起!我不是在骂你!”

 

“没关系,我能理解,这张脸!” 唐怡苦笑了一下:“我的两只脚都受伤了,除了这些擦伤,最重要的是两只脚腕都扭伤了,我现在走不了路!”

“还有,出车祸的并不是我一个人,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朋友,他已经死了,我接下来要给你看的画面很血腥,坐好了!”

 

镜头转向汽车驾驶座方向:一个脑袋的后脑勺,正中插了一根树枝,树枝上还滴着血。

 

“天呐!”苏婕把手机拿远了半米,“好,我会来帮你,把你的位置坐标发给我。”

 

唐怡松了一口气:“谢谢!”

 

  

唐怡接着又给张彤打了一次电话,这一次电话里直接说该号码是空号。

唐怡又试着给李芸打,也是空号。

一股寒意涌上唐怡的心头。

现在无论做什么猜测似乎都不过分!

 

 

 

苏婕打电话给戴乐,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让戴乐在医院拿一些医疗用品,然后进门取了车钥匙,开车去医院接戴乐。

 

 

“克隆!”车子里,戴乐看着苏婕手机里的四个人资料的图片:“这倒可以解释这一切,那个录像里的女人可能就是你们的基因本体来源,定期晚上去你们的房间是因为要检查你们的机体功能。”

 

“没错,我们就像一个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产品,还是同一个批次的!并且还像一台机器一样,定期检测维修!”苏婕自嘲道。

 

戴乐的表情一闪而过的难过,专注看路开车的苏婕没有发现,戴乐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也许这就是没有告诉你们的原因,防止你们带着这种想法成长,防止你们身边的人这么看待你们,因为,严格来说,你们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是说随机单盲实验!”苏婕笑了笑。

 

“往好的方面想,谁的出身不是随机的?至少你到现在都还很健康!而且你成长成为了一个聪慧、善良的人,现在正要去救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

 

苏婕笑了,但这一次是被戴乐逗笑了:“不要再夸我了。你也会帮助陌生人,而且严格来说,她不是跟我毫无瓜葛的人,我们身体里面是一模一样的基因!”

 

 

 

唐怡一直拨打着李芸和张彤的手机号,但是一直是空号。

于是唐怡试着联系学生档案中李芸和张彤监护人。

李芸的监护人是她的爸爸,唐怡打通电话后一直无人接听,唐怡接着打了张彤的妈妈的电话。

 

“喂,哪位?”

 

“请问是张影芳女士吗?”

 

“是。”

 

“您的女儿张彤在家吗?我是她的一个朋友,她的手机打不通。”

 

“女儿?我没有女儿!你打错了!”

 

“啊?对不起!”

唐怡挂掉电话,看见一辆黑色的SUV开向这边,在她前方停了下来。

 

苏婕和戴乐从车上走下来,戴乐的手上提着一个医疗箱。

 

“嗨,你已经认识我了,这是戴乐,我女朋友,她知道我们的事。”苏婕介绍道。

 

戴乐挥了挥手,对唐怡打招呼:“嗨,我在路上看过你的档案了,唐怡。”

 

“那么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

 

“我可以检查一下你的伤吗?”戴乐把医疗箱放在地上,蹲了下来。

 

“当然!谢谢!”

 

苏婕来到汽车前面,面对面的看血淋淋的事故现场,让苏婕一时有点反胃。

“我认为你真的应该报警,唐怡!不然你打算怎么处理尸体?留在这儿吗?”

 

“就留在这儿,反正他已经死得透透的了!等警察找到我再说!”

 

“他真的是你的朋友吗?”苏婕觉得唐怡看起来可一点都不伤心。

 

“确切的说是男朋友。”

 

“我能问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我本来也打算告诉你,这也是我不报警的原因,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对警察说,因为事情的发生太诡异了!”

“我并不是因为无聊所以黑进四所中学的网络挨个去翻每一个学生的档案,我发现我们之间所有社交网路上的信息都是被相互屏蔽过的,我也是偶然的情况下才看到你们其中一个人的照片,我和云柯今天下午去找了第二中学的张彤,我们一起谈到了“克隆人”的这个猜想,回去的路上云柯在开车,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失神了,我怎么叫他也叫不醒,车子就从主干道开到了这里来,我以为云柯是发作癫痫。我下车之后准备把云柯救出来。”

 

“他当时还没死?”给唐怡包扎着伤口的戴乐问道。

 

“没有,当我想叫醒他的时候,他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

 

“你是指想要杀了你那种掐脖子?”苏婕蹲下来帮忙,给戴乐递浸了碘伏的棉签。

 

“没错!看我的脖子,扼痕还在!”

 

“活见鬼!”苏婕惊叹道。她拆开一袋纱布然后递给戴乐,戴乐却愣住了。

“嘿,戴乐,你还好吗?”

 

“啊!我还好,只是在想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唐怡有些警觉地观察着戴乐,然后继续说道:“我挣脱不了,所以发动了汽车,他拽着我开了一截,撞到了这颗树,然后就现在这样了!”

“除了给你打电话,我还给李芸和张彤打过电话,她们两个的手机号现在都变成了空号,我给张彤的妈妈打通了,但她说她没有女儿!”

 

“听起来很恐怖!”苏婕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唐怡的故事里有一部分是她没有预料到的信息,如果唐怡说的都是实话,“你担心另外两个人的安危?”

 

“没错,我现在并不认为云柯当时想杀了我是因为癫痫!”

 

“你的意思你们中谁自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谁就会有危险,而且危险来源于自己身边的人!你们也许就横空消失了!”戴乐说道,她在查看唐怡双脚扭伤的情况。

 

唐怡疼得“嘶”的吸了一口气:“你完全说出了我的想法!我不知道这背后的力量是谁,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让云柯无缘无故发了疯的想杀我,或者让张彤的妈妈拒绝承认自己有一个女儿?!我有一种本能的直觉,我现在处境很危险,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了你苏婕,意味着苏婕从现在起也有危险!”

 

戴乐站了起来,她脱掉手套,拿起一把手术刀:“我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苏婕疑惑地看着戴乐:“什…什么意思?”

 

“记得高阳的死吗?”戴乐的眼睛湿润了,她看着苏婕,然后向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

 

“我们觉得他死得像一台死机的机器。”

 

“戴乐,你吓到我了!”苏婕向戴乐走近了一步,戴乐马上又向后退了一步,并伸手制止了苏婕再向前。

 

“我刚刚去医院给自己做了一个B超,苏婕,我不是人类,我是AI!我是一个机器人!”

 

“你在说什么?”苏婕摇着头,她想朝戴乐走去,却被唐怡拉住了。

 

“那就是他们怎么让你们身边的人杀掉你们,然后就好像你们没有存在过一样,只需要一个指令!你们身边也许一个真实的人类都没有!”

戴乐走到驾驶座旁边,掀开云柯的衣服,然后横着剖开云柯的腹部,在皮肤和肌肉下面,不是内脏,而是各种金属和线路。

 

“看见了吗!”

 

“我的天!”云柯诧异的张大了嘴。

苏婕则不停地否认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

 

“逃!苏婕!带着唐怡一起,现在开车赶快逃出这座城市,也许还有生机,不要联系任何人,包括你们的父母!也不要相信任何这座城市里的人!”

 

“不…”苏婕哭了起来,她甩开唐怡的手上前抱住了戴乐。

 

戴乐的手上全是血,她扔掉了手里的手术刀,双臂用力的环住苏婕:“你必须马上走!我随时可能会杀了你!”

 

“不!你不会!”

 

“这由不得我!”

戴乐松开苏婕:“苏婕,放手,赶快走!求求你了!”


观察者3-7(八)

“克隆人!太神奇了!”

云柯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聒噪地讲个不停。

“你两个爸爸有跟你提起过吗?他们当初收养你是不是通过了某个高端黑科技公司?”

“你的价值瞬间就比我高多了!我的意思是,像我这种满大街用传统方法造出来的人!”

“当然,看到同一个本体克隆出来的人还是挺恐怖的,想一想满大街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画面太惊悚了!”

 

“云柯,闭嘴!”

 

“那个张彤好像并不太关心自己的来历!我们现在去见谁?七中还是一中?”

 

“现在回家。这个时间都已经离开学校了,明天再去。”

 

“你们相认之后想干什么?成立一个克隆人俱乐部?然后找个时间联系几家媒体曝光这种黑科技?”

 

“你能不能闭嘴,专心开车!”

 

“你生气了?对不起,我闭嘴!”

 

唐怡看着后视镜里面的自己,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找出自己真正的父母是谁?有什么意义?现在自己不是很幸福吗?或者直接质问两个爸爸?如果自己真的是克隆人又怎么办?…

 

唐怡回过神来时发现车子已经笔直地开进了另一条路,回她家的路在前面两个路口就应该转弯。

“嘿,云柯,你在干嘛?你想开到哪里去?”

 

云柯没有回答,唐怡转过头看云柯,他双眼无神,像失焦了一样直勾勾地看着前方。

 

“喂!云柯!” 唐怡推了推云柯,还是没有反应。

汽车笔直地朝前开去,道路是弯的,眼看车子就要撞上路边的石墩,唐怡急忙掰过云柯手中的方向盘。

“见鬼!云柯!醒一醒…”

 

砰!

 

车子撞上了一颗树,引擎盖翻开了,车里瞬间充满呛人的浓烟。

 

唐怡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然后去打开主驾驶的门,唐怡看到云柯的眼睛还是睁开的,她拍了拍云柯的脸,云柯生硬地转过头来看着唐怡。

 

“你怎么了?发作癫痫吗?能不能动?快点出来!”

唐怡想去解开云柯的安全带,云柯却突然伸手掐住了唐怡的脖子,唐怡情急之下挣扎着扭转车钥匙点燃了发动机,汽车继续向前。云柯手上的力气出奇的大,一路拖着唐怡,直到车子撞在一颗树上,一根树枝直直的插进挡风玻璃,从云柯的脑袋上穿了过去。

 

唐怡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的呼吸着,她坐在离汽车2米远的地上,看着车里的云柯发着抖。

缓过来以后她伸手进裤子口袋里,想要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手机没有在她身上,应该还在车里,她试图站起来,但是她的脚动一下就很疼,根本使不上力气站起来。 

 

 

 

 

李芸在罗峰的陪同下去认领她父亲的尸体,法医揭开白布,一股焦味儿扑鼻而来,停尸台上躺着的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面部和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处还存在,全是黑乎乎的,已经完全辨认不出是谁。

 

李芸签了字,尸体交由警方处理。

她并没有感觉很伤心,事实上她并没有什么感觉。

 

 

  


张彤回到家中,她的妈妈正在包饺子。

 

“回来啦!饿了吗?我马上给你煮饺子。”

 

“妈,当初你怀我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产检?比如B超?”

 

“当然做过,怎么了?”

 

“你有留下产检的报告吗?我有个作业,需要,咳~了解一下。”

 

“我想一想,在我房间衣柜上面的第二个箱子里面,自己去找。”

 

张彤走了几步,回头问道:“妈,你有听过克隆人吗?”

 

“克隆人?当然听过,我高中毕了业的。”

 

“你觉得怎么样?”

 

张彤的妈妈抬起头看了张彤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包她的饺子:“什么怎么样?高科技我不懂!”

 

 

张彤找出产检的B超报告单,上面的诊断清清楚楚地写着:“子宫内单胎妊娠”。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李芸的电话。

 

 

“嗨,张彤,我不是想有意去骚扰你,我只是想找我的家人,仅此而已,一个基因检测就搞定了!”

 

“李芸,听着,我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我重新确认了一遍,我百分之百确定我是独生的,我没有任何双胞胎姐妹,至少不是你想的那种。”

 

“什么叫不是我想的那种?”

 

“今天有个极光中学的有钱人家的女生来找我,她也和我们也有同一张脸!”

 

“什么?”走在路上的李芸停了下来,罗峰小声地问道:“怎么了?”

李芸示意罗峰安静然后走到墙角。

 

“她说她在网上通过学校的学生档案找到了我们,第一中学还有一个和我们长得一样的。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克隆人,你相信吗?”

“不管怎样,我想说的是,我不关心我是怎么来的,我只关心我的未来,也许我们是有某种联系,但是我并没有兴趣去追究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你们有兴趣就去调查好了,我不想参与进来,就这样!”

 

“你说什么?克隆人?你在逗我吗?”

 

“随便你信不信,极光中学的那个女生这几天应该就会去找你,你先消化一下这个消息,我挂了!”

 

“等等,四个克隆人被放在四所不同的高中,这听起来像是被故意安排的,这背后一定…喂…喂…该死!”再一次被挂掉电话,李芸撒气地踢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

 

她转过头来对在听她讲电话的罗峰说道:“你绝对不会相信她说了什么!我可能有三个姐妹!我们四个有可能是克隆人!我要疯了!这么说我的这个烂透了的家庭是被其他人替我选择的!”

 

罗峰保持着站在她身后的姿势一动不动,也不回应李芸。

 

“嘿,罗峰!你听见我说的了吗?我一定是在做梦!”李芸抓狂地揉着自己的头发,“也许是今天早上的药,我现在还嗨着!这太疯狂了…”

 

李芸的话还没说完,罗峰毫无预兆地突然揪住了李芸的头发,然后把她的头狠狠地往墙上撞去,李芸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地上,剧烈的头痛让她一时难以辨认清周围的一切事物,一股血从她的额头流下来,流进了左边的眼角,她伸手擦掉眼睛周围血液,紧接着重重的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她捂着自己的腹部,看见罗峰正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李芸挣扎着向巷子出口处爬去,一个中年男子这时走进巷子,李芸急忙向那个中年男人呼救,但是那个男人像是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一样,匀速地哼着歌从她身边走过,看都没看李芸一眼。

 

罗峰上前坐在了李芸的后背上,右手从前面横过李芸的脖子,俯身左手拉住自己的右手手腕,然后开始用力,直到身下的李芸停止了挣扎,他才松手,然后又确认了李芸已经没有了脉搏。

  

 

 

 

张彤挂掉电话的后,猛然发现她的妈妈正一声不响的站在门口,手里端着煮好的饺子。

 

“妈!你吓我一跳,你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张彤的妈妈没有回答,她走进房间,把碗递给张彤。

张彤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接过碗,开始吃了起来,她确实是很饿了。

 

张彤吃了两口之后突然感觉胸口紧缩、呼吸困难,碗从手中掉落,她伸手向她妈妈呼救,她的妈妈却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面带微笑。

2分钟过后,张彤倒在地上全身痉挛,迅速地死去了。


观察者3-7(七)

苏婕又做了那个梦,封闭的箱子,动不了的脑袋,还有腿上的一蛰,她醒来时出了一身汗,闹钟上显示5点钟,她立刻起床打开电脑查看录像。

 

录像一直快进到凌晨2点,这时一个穿着隔离衣的人进了她的房间,后面跟着两个机器人,拖着两个医疗箱子。其中一个机器人进来后就给她带上了呼吸面罩,估计是防止她中途醒过来的吸入麻醉剂,然后它在她的头上连上了许多电极片,又给她戴上了一个白色的金属头盔,头盔的另一端用线连着插在机器人的身上。另一个机器人则在她的腿上腘窝处扎了一针,抽了一管血。

在这些操作完成之后,那个穿隔离衣的人取下了面罩,是一个女人,梳着发髻。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苏婕按下暂停键,放大女人的面部。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比苏婕更成熟,但是是和苏婕一样的脸!

 

苏婕感到一阵胸闷,有种想吐的感觉。

 

 

去学校的校车上,苏婕和戴乐的前面再也没有高阳的身影。

苏婕握着戴乐的手、疲惫地靠在戴乐的肩膀上。

 

“又没有睡好?”

 

“如果”,苏婕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是某种类似实验品、或者科学的产物,或者我有什么罕见的怪病,你还爱我吗?”

 

“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如果我不是正常人,或者我不是健康人,你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爱我?”

 

戴乐突然明白过来,她捧起苏婕的脸,小声的问道:“是不是录像发现了什么?”

 

“没错。我现在脑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猜测,戴乐,我好害怕。”

 

“下午放学后我们去高阳的墓地,坚持住,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陪着你!”

 

  

 

 

“唐怡!你要去哪儿?”云柯开着汽车停在唐怡的前面。

 

“不关你的事,云柯,让开。”

 

“你这两天是在故意躲着我吗?”

“不要这么冷漠嘛!”

“你去哪我开车送你!”

 

 

唐怡看着云柯考虑了一会儿:“好吧,也许用得上你。”

 

云柯笑嘻嘻的下车,献殷勤地为唐怡打开车门:“我们去哪?”

 

“第二中学。” 

 

 

 

生物补习课上,张彤专心致志地做着遗传系谱图题集。

 

“喂!你的手机一直在闪。”坐在旁边的一个女生小声的提醒张彤。

 

“是吗?谢谢!”张彤拿出手机,是李芸坚持不懈地给她发的短信。

 

张彤没有看短信内容,直接将李芸的号码设置成不提醒,接着继续做她的题集。

  

 

 

“听着,在我们到之前,需要你知道一些事情。”

 

“好啊,我在听。”

 

“接下来我要讲的听起来或许非常不可思议!不过我要你保证,不许告诉任何人!”

 

云柯转过头看了看唐怡,确定了唐怡此刻的态度十分严肃,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脸:“我保证,绝对不告诉任何人!”

 

“我发现我们的网络信息都是被过滤过的,我指的不是那些黄暴的或者非法的信息,而是另一些特定的信息,我绕过那些屏障,看到那些滤掉的网页之后,发现了一些东西,其中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我发现了三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生,分别在市里的三所其它中学,现在我们就是去见其中的一个女生。”

 

云柯听完皱起了眉头:“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这也太奇幻了!我不相信!”

 

唐怡摇了摇头:“待会儿你就会相信了!”

  

 

 

放学后苏婕和戴乐打了个的士到了高阳的墓地。

她们坐在高阳墓碑前面的石凳上,苏婕拿出电脑,电脑上的摄像头被苏婕用黑色胶带遮了起来。

 

“我现在觉得自己可能被监视了,哪里都不安全!”苏婕向戴乐解释道,“这是昨天晚上的录像,做好心理准备!”

  

 

 

张彤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穿着极光中学高档西装校服的男生拦住了去路。

 

“嗨!我叫云柯!我有个朋友想跟你说说话,可否请你移步跟我走一趟,我朋友就在街角的那辆蓝色轿车里。”

 

云柯说话时忍不住兴奋地上下打量着张彤,眼睛里发着让人很不舒服的光,这让张彤直觉对面的这个男生是个变态。

 

“你朋友想见我为什么不自己来?我不认识极光中学的人,为什么我要上你的车?”

张彤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两步。

 

“我朋友可能不太方便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见你,你跟我上车后就明白为什么了!”

 

“我不会跟你上车的,如果你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张彤拿出手机对着云柯拍了张照片,威胁道。

 

“放轻松!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谈谈!”

云柯说着掏出自己的钱包:“看,这是我的学生证,这是我的身份证,你想拍照的话都可以拍!请你相信我,我们想谈的事情和你自己也有密切的关系,我真的没有恶意!”

 

张彤接过云柯手里的证件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好吧!你先走!”

 

 

走到车子旁边,云柯打开车门,张彤站在车门前不肯坐进去,对云柯说道:“现在你的朋友可以露个面了吧!”

 

“当然可以!”坐在车子里面的唐怡回答道,她挪到外侧的座位上,抬起头看着张彤:“抱歉以这种方式,希望你理解!”

 

张彤瞪大眼睛看着唐怡,三秒钟之后主动坐进了车子里。

  

 

“你是谁?”

 

“我叫唐怡,光明中学的学生,和你一样高三,我是从网上看到你的照片,然后从你们学校学生电子档案里知道的你的名字和年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谈什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长得一样?”

 

“我不知道,那也是我的目的,找出答案,为什么?”

唐怡观察着从上车到现在一直处于防御姿态的张彤。

张彤的反应有点出乎唐怡的意料,她好像太镇静了,至少没有唐怡当初那么震惊。

 

“你打算怎么做?”

 

“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团结起来…”

 

“我们?”张彤打断唐怡的话,看向云柯:“你是指你我,和他?”

 

“不,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

 

“男朋友。”坐在前面驾驶位的云柯补充道。

 

唐怡无视云柯继续说道:“我发现的不止我们两个人,市里的四所高中,每一所都有一个,一共就是四个人,也许还有我没有发现的。”

 

张彤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见过七中的那一个,就在上个星期,她一直以为我和她是什么失散的双胞胎姐妹,现在看来,我们只不过是长得相似而已,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而我们恰好住在同一个城市,巧合而已,我不认为我们就有必要因此抱个团。”

 

唐怡听完难以置信地看着张彤:“你见过七中的那个女生,现在又见到我,你还是觉得只是巧合?而且我们之间的社交网络完全被相互屏蔽掉,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不然呢?难道你想说我们都是克隆人吗?”

 

“也许是呢?”

 

张彤轻笑了一声:“对不起,我妈还在等我回家,我先走了!”

张彤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快速走掉了。

  

 

 

“他们有没有伤害你?”戴乐看完录像后紧张地问道苏婕。

 

“没有…我不知道…看起来它们只是在做一些检测”,苏婕揉了揉眼睛,把画面倒回到发髻女人转身时面向摄像头时的镜头:“看见这个女人了吗?”

 

“天呐!这分明就是年长版的你!”戴乐将女人的头部放大,仔仔细细地看:“连左边耳朵上的这一小颗痣都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也许我只是录像里面这个女人的一个复制品!也许我不是我父母亲生的,而是某种地下的、违法的、不为人知的实验产物!”

 

“嘿!不要这么说!”戴乐握住苏婕的手,“你就是你,你是苏婕,你是一个完整的人,你有我喜欢的一切人格、品质,我会爱上录像里面的那个女人吗?不要说什么复制品,整个人类的繁衍不就是DNA的复制吗?用什么方式复制出来的又有什么关系!”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苏婕哭着笑了。

 

戴乐递给苏婕一张纸巾:“除了这个女人,其它三个机器人也很奇怪,现在机器人已经有这么先进了吗?”戴乐说着想起高阳死之前的症状,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心里面掠过。

 

“今天晚上我可以去你家吗?”苏婕没有注意到戴乐表情一闪而过的惊恐。

 

“当然!你先回去,我把钥匙给你,家里没人,我妈出差了,我爸今晚值班,我有事需要去一趟医院,很快就回去!”戴乐说完吻了吻苏婕的嘴唇。

 

“我们再商量后面应该怎么办,路上注意安全!”

戴乐送苏婕上了出租车后,自己也打了一辆车,去往医院。



观察者3-7(六)

“你是被收养的吗?”李芸坐在张彤的对面,周豪的旁边。

 

“当然不是!我看过我的出生证明!”张彤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对眼睛,看着对面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她还处于震惊之中。

 

李芸:“我们肯定是有什么关系的!”

 

“没错,不可能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年龄一样,还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这也太巧合了!”周豪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说道。

 

张彤:“什么关系?双胞胎?不可能!我说过了,我看过我的出生证明!除非我妈改过当年医院的生产文书!”

 

周豪:“也许你们的父母做的试管婴儿,不知道为什么给了你们双方父母一样的受精卵!”

 

“也不可能,我的父母没有钱去做那个!”李芸否决了这个猜测。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彤站了起来:“我拿到东西了,你也拿到钱了,就这样吧!也许我们就只是碰巧长得一样而已,周豪,走了!”

 

张彤埋着头快步地往外走,周豪也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喂,等一等!喂!”没来得及拦下周豪,李芸挠着自己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骂了句脏话,只能回去继续工作。 

 

 

 

到家以后唐怡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她想起那天网页上一闪而过的和她长得一样的那个女生的照片,从图片上看应该是一个校运会,她现在每次能够打开那些被屏蔽的网页的时间最多有3分钟,市里一共有四所高中,只要挨着挨着搜,就一定可以找到那个女生。

 

 

 

高阳被送进医院后不久就被宣布死亡,死因是大脑动脉瘤破裂导致猝死。

医生说那个动脉瘤是先天性的,以前一直没做过大脑的检查,所以一直没发现,但是苏婕和戴乐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单纯,高阳死前的情景一直在她们脑子里挥之不去。

 

苏婕和戴乐将整个过程的录音给了高阳的父母,第二天警察就来学校带走了杨昂。

 

她们俩没有将高阳死前的异常告诉任何人,高阳死的时候给她们的感觉就像是一台机器死机一样。

戴乐的爸爸和苏婕的爸妈都是外科医生,她们两个都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医学知识,在翻阅了许多医学书籍之后,还是无法用任何原因的猝死来解释高阳的症状。

 

 

 

 

通过浏览各个高中的学生档案,唐怡找到了3个人,其它三所高中每一所都找到了一个复制粘贴一样的人,加上她自己和那天在天桥遇到的女生,就是5个,5个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年纪相同的人!

 

她们究竟是什么?

 

唐怡最开始准备给那三个女生发一封邮件,但想了想还是记下了她们的住址。

 

 

 

  

“喂,哪位?”

 

“嗨,我是李芸,我们之前见过,在七中外面的水吧。”

 

“是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周豪告诉我的。”

 

“你想怎样?”

 

“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很明显我们之间有某种联系,对吗?”

 

“不,我们只不过是碰巧长得很像而已!”

 

“也许我们是家人!我们可以去做一个基因检测什么的。”

 

“也许吧,我们可以以后再谈这件事,现在我忙着升学考试,没有时间认亲戚,所以,近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张彤说完迅速地挂掉了电话。

 

“喂!喂!哈喽…”

李芸对着挂掉的电话愤愤地骂到:“我的双胞胎姐妹是个刻薄的贱人!”

 

“干嘛要认不想搭理你的家人!我就是你的家人,李芸,我们就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罗峰,我只是想要搞清楚!为什么我爸是个酒鬼,而我妈一生下我就跑了!也许我本来可以有另外一种人生的!”李芸在大街上忍着激动的情绪,压着音量对罗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罗峰拍着李芸的后背:“我们会搞清楚的!”

 

李芸推开罗峰的手:“你回去吧,我回家。”

 

“好,那我走了。”

 

穿过一条到处都是垃圾箱和涂鸦的巷子,此时街上的人都往一个方向聚集,顺着人流看过去,李芸看到了自己家的房子,着火了!

燃烧的熊熊火光伴随着房屋坍塌的声音,不远处传来鸣警声,那是正往这边来的消防车。

 

李芸立刻拿出手机拨打她爸的电话,打不通。

“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李芸一边念着一边不停地拨打着她爸爸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

 

“真他妈见鬼!”李芸用力踢了一脚旁边的墙。

 

消防车到了,李芸冲上前去抓住一个消防员:“那是我家的房子,我联系不上我爸爸,他很可能还在里面,求求你们救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