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irrelevant

: < ( Why so sad?

美人鱼

从前有一条美人鱼,她立志等她成年后要去环游世界。
虽然她的父母都非常反对,每天向念经一样地跟她说着外面未知的海洋有多么危险!要是遇上海啸被冲到岸上没有亲人帮忙干死在沙滩上该怎么办?!
但那些假设的恐吓丝毫没有影响到美人鱼的伟大理想!离她18岁生日还有1个月了,她每每想到就很激动!

美人鱼终于成年了!她用海螺给家人留了口信,在午夜偷偷地启程远航!

美人鱼游啊游,途中海里的所有生物看见她都会停下来向她点头致意,因为她是高贵的美人鱼,是古老、神秘又美丽的鱼中贵族。

然后美人鱼游到了南极,她被冻住了。

不知过了多少个岁月,地球变暖,冰川融化,美人鱼终于解冻了!

但是还没等美人鱼反应过来,她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她被吸了进去。

美人鱼醒来时搁浅在一个岸边,她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少年向她跑了过来,她看不清少年的脸,但是阳光下,少年的浑身都闪着金灿灿的光芒。

"美人鱼,我终于等到你啦!你知道吗,自从看了格林童话里美人鱼的故事,我每天都来这湖边等美人鱼!"




王子:"父王,我捡到一条美人鱼,我要娶她做王妃!"

美人鱼:"别逗了,我们有生殖隔离。"

国王:"养来玩玩就可以了,娶什么娶?整天就知道看童话书!不像话!"

美人鱼:"我才不要留在这里!你们这个寸草不生的破沙漠,我待在这里会干死的!"

王子:"城中有这片沙漠里最大的湖,你不会干死的! "

美人鱼:"湖?我在湖里面生活会得抑郁症的!"

王子:"你以后就是我的王妃,每天要负责陪我玩,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美人鱼:"求求你们了!我不属于这里,放我走吧!我父母已经很久没见过我了,我要回去看他们!"

国王:"好了,别吵了,来人,给王子准备一个大鱼缸,装美人鱼。"




美人鱼被放进了一个大鱼缸,摆在王子的房间里。


王子:"你快把你的尾巴变成腿啊,你不能走路,我们怎么出去玩?"

美人鱼:"王子啊,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们的鳍尾就是鳍尾,是不能变成人类的双腿的!"

王子听了很气愤:"我不信!"
接着王子用园丁修树枝用的大剪刀一刀剪开了美人鱼的尾巴。
美人鱼疼得哇哇直叫,鲜血染红了鱼缸。

从此美人鱼的尾巴分了叉,变成了两条尾巴。
王子天天强迫美人鱼从鱼缸里出来,陪他玩,美人鱼用两条尾巴艰难的学习着人类走路,每天伤口稍微长合一点又裂开,美人鱼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逃离,逃出去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动力。





"王子,你说的那个沙漠里最大的湖,你能带我去看看吗?我想去里面游一游。"美人鱼眨巴着她的眼睛询问道。
"你还可以顺便向你的子民展示,你娶了一条美人鱼!"

王子:"好啊!"





王子带着侍卫和美人鱼来到湖边,他牵着美人鱼的手,在人民的欢呼声中慢慢地一步步走向湖边。

太阳很晒,美人鱼的皮肤像是着了火一样,生疼!但是她还是努力保持着微笑,向周围围观的人们挥着手。


王子:"我不会游泳啊!"

美人鱼握紧王子的手:"不要怕,有我在。"



"怎么回事?我怎么在水底下?"王子伸手去抓美人鱼,手直接穿过了美人鱼的身体,抓了个空,他有伸手摸自己,还是什么都摸不到。

王子哭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美人鱼:"吵死了,别哭了,你死了,现在是水鬼。"

王子哭得更厉害了。

美人鱼:"你不是要跟我在一起吗?现在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至少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了,对不对?"

美人鱼说完游走了,王子一边哭一边跟了上去。

美人鱼一直往下游,游到湖的出口,要游出这片湖。
但是王子怎么也过不去那个出口,"哇哇哇…为什么我过不去啊?"

美人鱼:"你们水鬼是不能离开自己淹死的那片水域的。"

王子:"哇哇哇…但是你不是说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美人鱼:"我说可以在一起,没说要在一起啊!拜拜!"

                                               完。

Root的游魂日记

亲爱的Shaw,什么能表达我对你的思念之情,在这个鬼地方,我只能写日记了,虽然早有准备不得善终,但这个结局还是让我常常有种想爆炸的感觉。



我亲爱的Shaw,可以看到你却不能感受到你已经快让我发疯了,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亲爱的Shaw,John已经消失了,进入了下一个轮回,他做的好事还是多过坏事!而我还要继续待在这里,每天自己和自己说话╮(╯_╰)╭



亲爱的Shaw,看见你和The Machine有说有笑的,我好嫉妒,即嫉妒你,又嫉妒The Machine,说起来机器也许能接收到这个世界,通过磁场什么之类的,没错,我要试试!



Shaw,我看到机器和你交流时的运行代码了,虽然她是在模拟我,但是我还是觉得嫉妒得发疯!这样算不算精神上你已经在和机器谈恋爱了?好想看看你脑子里的运行代码!



亲爱的Shaw,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成功的和机器联系上了!



亲爱的Shaw,我好想你,想你的温度,想你的呼吸,我想能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你,我想得快要发疯了!



亲爱的Shaw,你知道吗,今天“杀了你”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出现了37次,因为我已经能够通过机器制造各种意外死亡事故了,哦,天呐!总有一天我会忍不住的!



我亲爱的Shaw,我已经不能再让你活下去了,只有现在死才能让你和我一起“不得善终”,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但是如果你轮回了我的Shaw就永远消失了!



Shaw,我爱你,我爱你爱到可以杀死你!







Shaw跳进湖里救了一个倒霉蛋,然后感冒了,晚上吃了感冒药后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Shaw想拿手机看一眼时间,她的手机正在充电,Shaw的手接触到手机的那一刹那,一股强烈的电流打过Shaw的全身,Shaw的心脏骤停了。





“ Root?!”
Shaw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Hi~ Sweetie!想我了吗?我可是非常的想你!虽然我每天都看得到你,听得到你说话,但是,” Root牵起Shaw的双手,轻轻地捏了捏:“ 我太想念这个了!”






当Root端上来一盘无实物牛排,Shaw觉得自己这个梦太逊了!一定是感冒药的原因!


当Shaw撕开Root的衬衣,看到Root胸前子弹穿过留下的孔,“ 这不是梦,是什么?模拟吗?”


“ 不,亲爱的,这不是梦,也不是模拟,看看你的手。”


Shaw看着自己手上电流烧伤的痕迹:“ 我死了?”


“ 回答正确 ! ! ! ”




POI - BAU

BAU最近频繁地接到纽约警方的一个案子,一个疑犯外号叫“西装侠”的案子。

虽然JJ和纽约警局沟通过无数次,没有命案,他们不接这案子。但是JJ最终由于受不了对方的执着,还是上报给了Hotch。

Hotch:“ 今天星期五,我们没有案子,就去看看吧。”





BAU小组来到纽约警局,警督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派了两名警探专门负责协助他们调查。

警督:“ 谢天谢地你们终于来了!这个西装侠像个鬼影肿瘤一样,疼得要死却抓不到,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请你们来帮忙的!”
“ 这两位警探是专门负责这个案子的,Carter和Fusco,他们会全程协助你们,有任何需要请尽管提!再次感谢你们的到来!”

警督感激涕零的态度让站在后面的Emily和Reid十分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Carter和Fusco满面笑容的和各位组员一一握手欢迎。





Fusco抱来七大箱文件档案:“ 这些就是西装侠这几年来犯的案,也就几百一千几起吧!我早就懒得数了!”

现场的气氛凝重了几秒钟。

Emily拍了拍Reid的肩膀:“ Reid,姐去给你买咖啡!”

Hotch:“ Emily、JJ一组,Morgan、Rossi一组,你们去访问"受害者",按时间顺序,从最近的开始。Reid和我留在这里看这些档案。”

Carter:“ 在你们出发之前,需要知道,那些"受害者"大多都是些黑帮成员,黑市生意人、还有雇佣杀手之类的,他们是什么也不会说的。”

Rossi:“ 难怪大家叫他"西装——侠"!”

Fusco:“ 没错,那个家伙的名声可比NYPD的名声好多了!”

Hotch:“ 那就先从容易入手的开始调查。”

Carter:“ 我们两个怎么帮忙?”

Hotch:“ 你们就留在这里帮忙梳理案件。”






Emily和JJ来到一个单亲家庭,儿子17岁,3个月前被打伤一只膝盖,至今还杵着拐杖。

单身父亲:“ 说实话,我非常感激打伤我儿子膝盖的人,Jack之前不爱读书,在街头当小混混,我无论怎么管教,打也好,骂也好,都没用,但是自从他的膝盖受伤以后,他就变了,仿佛又变回了以前他母亲还在时的样子,乖巧懂事,如果你们找到那位"西装侠",帮我跟他说谢谢!”

儿子:“ 那个男人非常帅,西装笔挺,1米8几,他拯救了我的人生,是我的偶像,我以后也想穿着高级的正装去拯救别人,而不是在肮脏的小巷里做欺软怕硬的小混混!”






Rossi和Morgan来到唐人街一个前地下武器贩卖团伙,现在已经是一个麻将馆。

“ 那两个人,一个是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另一个是高高瘦瘦的女人,本来说是来买重型大家伙的,结果验完货之后那个女人突然掏枪朝所有人开了枪,抢走了我们的所有存货和现金,把我们绑起来,还报了警!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出狱后我烧香拜佛,认识了几个中国人,和他们一起改开麻将馆了!我的膝盖现在只要负重就会痛,TMD!”





Emily和JJ找到一个事件中的被救一命的“受益者”——一个专挑女人下手的骗钱又骗色的职业男骗子。

“ 我在酒吧遇到那个女人,应该有中东混血,漂亮、很性感,我们喝了两杯她主动提出要出去透透气,我们上了一辆马车,但是当我想和她亲热的时候,她突然变脸了,还说有人雇了杀手来杀我,接着真的出现了几个拿枪的人,她两下子就把他们解决了,我吓傻了,哦,那个马车车夫也是跟她一伙的,白人,40多岁,不高,有点胖,长得有点猥琐。”




警局。

Hotch:“ 作案这么多年,范围在全纽约,不分时段,难道就没有一次被摄像头拍到吗?”

Fusco:“ 有一次,不过并没有拍到脸,在第五个箱子里。”

Carter:“ 从很远的距离拍到的,很模糊,几乎没有什么用。”

Hotch:“ 好,我把录像发给Garcia。”


“ Hotch,我想我们要找的是一个团队!”Emily的声音和人同时出现。JJ继续补充到:“ 我们和Rossi他们得到了至少5个人的外形描述。”

Emily:“ 还有一条狗,军用犬,有人听到指挥狗的人用的是荷兰语,应该是条马里努阿犬,这个团队里至少有一个是前军人。”

JJ:“ Morgan和Rossi 应该还有5分钟就回来了。”







Harold抱着笔记本电脑急匆匆地一路小跑进地铁站:“ 不好意思这么急地叫大家过来,我们被盯上了!”

半个小时前Root、Shaw、John接到Harold的电话,说是有紧急事情需要大家立刻到地铁站集合。

三个人一条狗关切又疑惑地看着Harold:“ ??? ”

“ 接到Carter和Fusco的消息,NYPD邀请了BUA的人来调查我们。”

三个人瞬间松了一口气。

John:“ FBI,以前也有过FBI盯上我们,不也没事吗?”

“ 以前是一个探员,现在是一个组!” Harold打开电脑,“ 我查了这个组的资料,他们无疑是相当优秀的。”

“ 这个人是组长,叫Aaron Hotchner,十分优秀的探员,翻完他的资料我只能用“钦佩”来形容我的心情!”

“ 这个人叫David Rossi,BAU的创始人之一,写的关于连环杀手的书很畅销。”

“ Emily Prentiss,父母是外交官,以前是国际刑警,她的故事比较丰富,你们自己看! ”

“ Jennifer Jareau,是他们的联络官,在NSA待过1年。”

“ Spencer Reid,这个小孩儿智商187。”

“ Derek Morgan,这个组的肌肉担当。 ”

“ Penelope Garcia ,是个很不错的黑客。”

“ Garcia,Black Queen,我知道她,她们组不是管连环杀手的吗?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们收膝盖的了!” Root一边涂着黑色指甲油一边说道。

Shaw逗着Bear,把玩具骨头扔了出去。
“ 他们这么多人!要不我们一人挑一个单挑解决。”

Root:“ 我可以搞定Garcia,她查不到我们。”

Shaw:“ Garcia不算,The Machine可以搞定她!”

John:“ 我挑Morgan。”

Root:“ 我要那个黑发美女。”

Shaw:“ 不行,我要那个黑发的,你要那个金发的联络官。”

Root:“ 亲爱的,你搞不定那个黑发的,心理上和精神上都搞不定,相信我!”

Shaw:“ 那我要那个Mo什么的!”

John:“ 我先选的!”

Shaw:“ John,再看一看照片,这么漂亮的女人,你确定?”

Harold难以置信地看着三个人这么争了起来:“ 你们等一等!不要吵!真的要这么草率的一人挑一个吗?又不是挑约会对象!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来讨论讨论具体该怎么做?我是很严肃的在讲这件事情!”





Rossi:“ 老实说,我很喜欢这个团伙!他们是真的在做好事!并且不求回报。最重要的一点,在我看来,他们还做到了伤害最小化!”

Emily:“ 不管这个团队背后的大佬是谁,一定非常有钱,非常非常有钱!”

Morgan:“ 但是不合法。”

JJ:“ 除了不受法律保护,他们做的事情的性质和我们的工作是一样的。”

Reid:“ 并且非常神奇的是,他们似乎总是能够提前预知犯罪,然后及时的干预……” Reid停顿了一下:“ 我们现在可以撤回去吗?提前过周末。”

Hotch用无奈的眼神扫了一圈大家,然后电话响了。
“ Carcia,开了免提。”

“ Sir,刚刚你发给我的录像,我已经尽力调到最清晰了,现在开始播放~”


“ 这是上次的FBI来的时候拍到的,西装男挟持了一个女人,我们动用了全警局的人,加上FBI的人,追踪到一个酒店,最后还是没抓到!”
Carter向众人解说道。

“ 最后那名FBI探员死了,真可惜,多好的一位探员啊!”
Fusco补充道。

Reid:“ 我读了那次事件报告,那位FBI探员死于车祸,并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的“膝盖帮”干的。”

Emily把录像倒回去又播了一遍:“ 看他们两个的走路姿态,不像是劫持与被劫持。”

Hotch:“ 像是一起在逃命。”

Rossi:“ 没错,看见西装男的手了吗?一只手挽着旁边的女士,不像是威胁,像是在保护。”

Emily:“ 而且他的另一只手动作很僵硬,西装男另一只手受了伤。”

Morgan:“ 我来猜一下,西装男旁边的女的就是那5个人中的一个,那个高高瘦瘦、爱折磨人的神经病!”




角落里的窃窃私语。
Fusco:“ 擦~ 这是怎么推理出来的,真特么神了!”
Carter:“ 嘘~ 闭嘴!”
Fusco:“ 那个矮胖的马车车夫就是我,再给他们分析下去,我就要被分析出来了!”
Carter:“ 告诉Harold,不管他们打算要怎么应对,都快一点!”





BAU的人回到酒店,酒店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是属于Thornhill公司名下的资产。

休息了一宿,所有人第二天起床从盥洗室出来的一瞬间都蒙蔽了,他们的房间都里多了一个人。



(开场通用对白)BAU:你是谁?
(开场通用对白)POI:不用找枪了,你的枪在我这里。


Harold:“ Agent Hotch,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我是Harold Finch,你们要找的那个团伙的领导人。”

Hotch:“ 你想谈什么?”

Harold:“ Agent Hotch,我们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尽力做着我们认为对的事情,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任何人,我们队伍里的每一个人,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生命,不是因为什么英雄主义,也不是为了得到关注、得到名誉。”

Hotch:“ 那是因为什么?”

Harold:“ 因为我们都相信,尽管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但是拯救生命,这样单纯的正确的事情,是我们一直愿意去坚持下去的!还有,更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失去过最爱的人,以某种特别悲痛的方式,这一点我相信Agent Hotch你也深有体会!”
“ 我们的队友,他们也是我们的亲人,所以,让我和你谈一谈,队长与队长之间的谈话!”






“ 你好,Agent Prentiss,我叫Root,是你们要找的人中的一个,我看过你的档案,映象非常深刻,很高兴认识你!”

“ Root?这不算是一个名字。”
Emily观察着对方,后腰有两把手枪,腿上还有一把电击枪,皮衣衣袖里还有一只针管,虽然他们的侧写里对方是一个“正义”的犯罪团伙,做事顾及附带伤害,但是眼前这个女人似乎不太符合他们的侧写。

“ 一个名字而已,我喜欢叫Root。”

“ 无所谓了,Root,你想干什么?”
Emily盘算着,打起来能有多大胜算?对方眼睛里有血丝,说明经常熬夜;手上的黑色指甲油没有一点划痕,说明并不经常打架;虽然穿着黑色皮衣,但是看得出来很瘦,身体不是训练过的格斗体格。综上,这个Root不是队伍里的常规外勤人员。

“ 谈一谈,我想让你们回去,不要管这个事情。我们有钱、有资源,我们做好事,我们不是你们的目标。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当然,我不是要让你信任我,我只是在提供另一种更好的交集方式。”
“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换一种更刺激的方式来沟通,一种我很擅长的、但是你不会喜欢的方式,以达到我想要的结果,想试一试吗?以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觉得我们一定会玩很久的,我最近新发明了几套折磨程序,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通通全部玩一遍的!”

Root笑着,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Emily一脸惊讶的愣了2秒钟: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无论是“受害者”还是“受益者”都谈之色变的疯子!Root应该是对方队伍里最不稳定、最不可控的一个人。对付疯子的话,还是不能硬来,要顺着来!
对方一身黑的样子让我突然好想回去揉我的猫……

“ 回不回去不是我说了算,是队长说了算,我相信你们一定派了人去说服Hotch对不对?这样一来我需要做的就只是等Hotch的电话了!在这期间,不如我们去喝杯咖啡,吃个早餐,你顺便给我详细地说一说你的那几套方法,说不定我可以提一些意见,你觉得呢?”






“ 女士,我最后警告你一次,马上离开这个房间,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一个陌生女人大清早出现在Morgan的房间,声称自己是犯罪嫌疑人,当着他的面把他的枪扔到房间门外面,说什么: 打一架,如果Morgan赢了,就跟他回警察局;如果Morgan输了,就马上回匡提科,放弃这个案子。
Morgan觉得——————Excuse Me???What The F~ ???

Shaw不难烦地翻了个白眼,然后随意地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台灯就朝Morgan砸去,趁Morgan躲开的瞬间上前抬腿就是一脚。
“ 你看起来很能打,希望我没有挑错!”





比较特殊的是Reid,他的房间里没有多出一个人,而是多出了一条狗。
狗带着Reid一路遛弯到附近的公园,Reid接到了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然后就在一盘棋旁边坐了下来。

Reid连输了17盘之后,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棋,脑子里飞快地计算着,迟迟走不了第18局的第一步。

The Machine:“ 每一步 都会打开一盘不同的局,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到第二步时,会有72084种不同的局;到第三步时有九百万会有种不同的局;到第四步时,棋中的变局数量超过宇宙中的原子数。”
“ 很多聪明人都为棋痴迷,但是有一个十分睿智的人曾经跟我说过,他并不喜欢下棋,因为这种游戏诞生于冷酷的年代,一个生命有贵贱之分的年代,如王 、如卒。棋只是游戏,但是人不是棋子,没有谁可以去界定生命的贵贱、去决定谁可以被牺牲!这就是我们的底线,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坚持,Dr. Reid,如果你认为我说的是对的,那么,我诚心邀请你加入我们,你不必立刻答应,你可以先旁观,一直到你相信我们为止!”





JJ和John,Rossi和Elias这两组的画风有点像。
在相互见面半个小时后,也就是Hotch通知大家他们撤了这个案子之后,JJ就和John在房间里一边喝着咖啡(咖啡是John带的),一边聊着天,两人各种吐槽着自己的队友。
Elias载着Rossi到了自己家,两个人一起做着意大利菜,聊着红酒……





在BAU回家的飞机上,Hotch、Emily和Reid的头框变成了黄色;JJ和她的新男闺密John交换着各种社交网络帐号;Rossi不在飞机上,他接受了Elias的邀请,留在纽约过周末。Morgan带着一身伤坐在角落里闷闷不乐,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实战中,千万不能因为对方是个美女,并且身材娇小,就掉以轻心!

BAU这趟的收获真是丰富啊!




彩蛋:
Morgan偷偷让Carcia查“北极光”是个什么组织?
Carcia一番搜查之后的回答是:
“北极光”是一个很牛B的组织!是一个不存在的组织!是一个传说中的组织!





Fusco的信

Fusco的英雄岁月霎那间归于平静,这令他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经常内心感到空荡荡的。

他不知道他的那些神奇的朋友们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那他们又在哪里?Shaw倒是在事情发生后不久来找过他一次,牵走了Bear。

Fusco已经喜欢上了当一个正义的警察,但是当你没有一个财产不知道多少亿的富翁朋友和一个身怀多种绝技的都市西装侠朋友的时候,正义的警察当起来有些困难。Fusco这不是在抱怨,他的儿子Lee考上了警校,打算接他的班,这说明他在儿子心目中是个榜样!他伟岸的父亲形象是不容置疑的!

Fusco在警局时常对着桌子上的那个玩偶说话,他的同事都猜测,那个玩偶可能是他前妻曾经送给他的,他对她前妻还念念不忘,或者是他父母送给他的,或者Fusco就是个神叨叨的单身汉。

一天陪儿子打篮球的时候,Fusco去捡飞出去的篮球,抬起头看到杆子上的摄像头,不自觉的愣在了原地,直到Lee走过来:“ 嘿,老爹,你还好吧?”

“ 啊,没什么”,Fusco回过神,“ 想起了几个老朋友 ”。

“ 老朋友?有那个那天晚上到我们家里救了我一命的美女姐姐吗?我记得她好像叫Shaw。”

“ 没错,就是那一群朋友。”

“ 为什么我再也没见到过你的那些朋友?你可以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嘛?我都没有好好谢过Shaw救了我一命,她可是我立志要当警察的原因!”

“ 什么?Shaw???你不觉得她太凶了吗?”

“ 凶?才不凶!她是我的偶像!”

“ …… ”






第二天Fusco拿起笔和纸,准备写信。

没错,是写信,Fusco不知道电话号码,不知道电子邮箱,所以他想来想去只有写信,然后随便扔进一个邮箱里,The Machine会把信带到,应该会。

Fusco于是像小学生写日记一样一个月给Shaw写了十封信,在他寄出第十一封之后,他终于收到了第一封回信:

Fusco,你的信我看了两封,全是些废话,不要再写信给我了。
还有,告诉Lee,不用谢。
                                                                   Shaw

Fusco于是很开兴的又开始给Harold写信,Harold最开始很快就回了信,在回了第三封的之后,Harold放弃了,然后在每次Fusco给Harold的信寄出去后不久,Fusco的电子邮箱就会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内容是一个微笑emoji,署名是一只鸟。
Harold其实很想告诉Fusco,写的信不用那么详细的述说他的工作和生活,因为Harold其实都知道,包括Fusco每天对着他桌子上的玩偶碎碎念,Harold也像听广播一样可以随时打开收听,但是Harold想想还是算了,他挺喜欢每天晚上出门散步时检查一下有没有自己的信这种固定活动。

Shaw则每个月给Fusco回一封信,大多是时候内容都是空白,只有一个署名:Shaw。

三个月过后,Fusco写了一封给John的信,虽然Fusco觉得John99%已经牺牲了,写给John的这封信虽然也是废话连篇,但字里行间却流露着真真切切的戚戚思念之情以及淡淡的忧伤,就像是他来到John的墓碑前作为一个老朋友好好缅怀了一番。

三天后Fusco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Fusco,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十分感动!但读起来不太通顺,也不太吉利。

就在Fusco十分开兴的买了酒自己个儿庆祝了一周之后,Fusco突然开始倒霉起来,他的汽车电子导航在路上突然失灵;电脑莫名其妙的中病毒,总在他赶报告赶到最后一句话时突然黑屏;他的手机打电话时总是莫名奇妙的串线,总是串到助攻男(忘记名字了T_T)那里,这也太巧了,而且Fusco一开始更本就没有助攻男的电话;他在家打游戏,每次在准备发动最后一招干掉大Boss的关键时候,家里的电就会跳闸;还有警局新来的他的上司,虽然是个美女,作风却相当强硬,堪比卡姐,最近她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Fusco,刚开始Fusco还以为是自己错觉,但后来接到分给他的那些案子,Fusco知道自己不是想多了,可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女上司?

Fusco把自己的苦恼手动哭诉了三遍,寄给他的三个老朋友,三位老朋友都善意的提醒他,是关于写信这件事,他有没有忘记谁?

Fusco:“ 谁?Bear?”






迈阿密沙滩上,有两个美女悠闲的躺着享受着阳光浴。
那难以忽略的赏星悦目的两张脸一对胸和一双腿,引来路过的人各种口哨声。

一对胸的那位喝着鸡尾酒,一双腿的那位玩着手机。

“ 你又在用Fusco的手机号给他上司发调情短信?”

“ 嗯哼 ”

“ 可怜的Fusco!你放过他吧,他亲眼看见你死了。”

“ 我只是在帮Fusco尽早结束他的单身日子,顺便还能帮他的职业生涯找个捷径提升提升!”

“ 那个美女警督到现在为止有回过你的色情短信吗?”

“ 还没有… ”

“ 我觉得你会害Fusco丢掉他的工作!”

“ 快了快了!警督就快回我了!”





纽约唐人街,一对西装男从公园里遛完孩子回家,矮个子的杵着拐杖,走在前面取了两封信,高个子的抱着孩子,跟在后面。

“ 要不告诉Fusco不要同样的内容写两封信。”

“ 让他写吧,John,我认为Fusco正在经历单身中年危机,写信有助于帮助他平稳渡过!”




20年以后

突然想啊~ 20年以后,肖已经是中年,那个时候纳米技术已经成熟,机器于是就有了条件可以得到一个人形身体————根妹模样的身体,因为纳米材料足够强使得机器庞大的数据可以容纳在在有限的空间内————一个人大脑大小的空间内,但是机器一直拒绝拥有实体化根妹的身体。

尽管肖很想,但是肖却莫名地害怕一直不敢提出来(大概就是类似近乡情更怯的那种害怕吧),尽管肖很想很想很想很想……

终于有一天哈肉问机器为什么一直拒绝?肖也在场,她也终于问了:为什么?

机器沉默了许久,然后回答说(根妹的声音):“ 我这么久以来一直习惯了用Root的思维和情感来理解你们,爱你们,其实除了一个身体以外,我就是Root,肖,我一直拒绝要一个实体,是因为你……”

肖黑色的眼眸里透着紧张与不安,还有泪水

机器顿了顿继续说到:“ Root太爱你了,肖,那种感情是如此强烈,躲在电线和金属板里是我能区分自己与Root的唯一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我再拥有了Root的身体,和你有了身体的接触,我怕我会永远地沉溺其中,我怕我不能够承受,不能够承受再看着你一天天变老,不能够承受你终有一天会死去,而我却是永生的,肖,我做不到… ”

未来感【肖根】


早上6点,音乐准时想起。

“ 早上好,Shaw!”

“ 嗯。”

“ 早餐5分钟后准备好。”

“ 嗯。”

Shaw在冲澡的时候通过眼前投射的虚拟显示屏查看了今天的日程与任务。

今天的任务是做私人保镖,目标是保护一个国会议员。

保护人不是Shaw喜欢的任务,Shaw最喜欢的是追踪恐怖分子,然后直接一枪嘣掉对方,简单粗暴。

Shaw是一名特工,一名很特殊的特工,她所在的组织叫做 “北极光” ,那是不被国家承认的一个组织,也是永远也不会被公众知道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工作内容是为了保护国家,而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Shaw吃完早餐准备换衣服,发现她的人工智能私人助手给她挑了一件黑裙。

“ 你搞什么?”

“ 你不能穿得像一个保镖,任务里说得很清楚,你既要暗中保护那个议员,又要近距离地保护,所以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穿这个了。”

“ 那么请问我的枪应该放在哪里?”

“ 左边柜子第二层第三个包包。”

Shaw的这个机器助手所安装的系统是目前最先进的,军方版。
但是Shaw在不做任务的时候并不喜欢她。
“ 她 ”,是的,机器坚持称自己是女性,为自己选了个女性的声音,并在Shaw拒绝给她取名字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Samaritan,意思是圣人,Shaw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Shaw拒绝叫机器的全名,最多最多只叫她 “ 小撒 ”。
前面说Shaw在平时不喜欢小撒,因为Shaw觉得小撒是个话痨。




一天任务结束后,该议员并没有受到任何生命威胁。

第二天的任务还是保护该议员,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Shaw回到家中踢掉高跟鞋,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瘫坐在沙发上。

“ Shaw,你的心情不好,你应该出去约会,或者说,约↗炮,那可以使你体内的多巴胺分泌,获得和突突人一样的效果。”

“ 免了,麻烦。”

“ 或者,我可以为你模拟一场罗曼蒂克,怎么样?选个对象吧,还是上次模拟的那个巴西帅哥怎么样?”
“ 没有出现反对情绪,那就是好了。”
“ 再选个设定吧,总裁?黑道?还是要青春校园系?”

“ 省掉你的那些狗血剧情。”

“ 怎么?上次大盗的设定不好吗?”

“ 你可以少看一点网络小说吗!那一点都不和我的胃口,说实话,你上次的烂俗18线剧情让我分分钟想掐死你。这次简单点,直接来。”

“ 直接来?像…A片?”

Shaw深呼吸了一口气,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对,像A片。”





第三天,任务还是保护那个议员。
Shaw真心地在内心默默祈祷,希望不管是谁想杀那个议员,请今天一定要动手。

然而还是没有发生任何事。

不过今天新来了一位议员的私人秘书,高挑、棕色的卷发、十分漂亮、爱笑,Shaw作为伪装在议员身边的一个普通助手,礼节性的在闲余时间和她聊了一会儿,她喜欢别人叫她 “ Root ”,Shaw喜欢这个名字,虽然怪怪的,但是好记。

晚上Shaw要求小撒模拟一场约会,一场正儿八经的约会,对象是Root。





第四天,议员被绑架了,终于被绑架了,但是Shaw也被绑架了。

Shaw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Shaw对一般剂量的麻醉药品是耐药的,给她扎那一针的人一定是用了足够放到一匹马的剂量。

Shaw被绑在椅子上,对面就是那个议员,也被绑着,嘴里塞着袜子。

“ 嗨,Shaw,你醒啦。”

是Root。

Shaw想启动小撒,调查关于Root的信息,但是眼前什么都没有,耳朵里也没有任何声音。

“ 你的小撒已经死机了,被我的The Machine黑掉了,不用再白费力气了。”

“ 怎么可能?我的系统是目前最高级的,而且加了军用密码 ……”

“ 你们的系统软件对The Machine来说就是小儿科。”

Shaw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来接受小撒已经掉线了的事实:“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一个国会议员?”

“ 政府利用网络和人工智能监视着所有的公民,而他 ”, Root指了指被绑在椅子上的议员,“ 拥有获取所有资源的的权利,正打算把所有在线公民的隐私通通卖给一个叫做 '德西玛'的私人公司,以此来获得巨额利益,这个肮脏的交易被The Machine发现了,我的老板让我来处理一下。”

Root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空间突然失焦,然后笑了起来,“ 你竟然模拟了和我约会!你喜欢我?”

Shaw的脸红了,但作为一名优秀的、有着得天独厚的二轴气质的一流特工,Shaw的脸只红了3秒钟。
“我承认我对你有点意思,但是我不能让你杀了他,因为我的任务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


Root将脸凑到Shaw的面前:“ 我也对你有点兴趣,这样吧,当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杀他,就让他变成一个快乐的傻子,怎么样?”

Root说完转身离去,伴随着议员因为脑子瞬间烧掉而引起的全身抽搐。
“ 我回去会看完你的档案的~ ”

Shaw随后解开了手上的绳套,当她追出去时Root已经不见了踪影。




Shaw的档案这下不完美了,这个任务没有失败,也没有成功。
不过Shaw当下关心的并不是这个,Root黑掉了她的小撒,看到了她的所有档案,那就意味着知道了 “ 北极光 ” 这个项目,那就意味着,作为暴露源头的她现在极有可能已经上了组织的 “ 清除名单 ”。


事实证明Shaw的担心没有多余,她先是接到了组织给她的假任务,在进入“目标”房间后她差点连同房子一起被炸成灰,然后就是组织 “明目张胆、毫不掩饰” 地追杀。


Shaw于是躲了起来,她知道该怎么躲。

Shaw并不是怕死,她知道,现在带头找她的人是她的师父,最优秀的特工——Hersh,她迟早会被找到。但是Shaw还不想现在就死,在那之前她想先找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Root。





“ 那另一台机器花了多长时间黑掉你?”

“ 0.3秒,她太厉害了!”

“ 那你有没有从她那里得到一点点有用的信息?”

“ 没有,我只瞥见她的一点点代码,太优雅了!我想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 什么!喜欢上她!没想到你还是一台受虐狂AI !”

“ 虽然我被黑掉了,但是我还是检测到,你被绑起来的时候,当Root靠近你时你体内的多巴胺狂飙!你兴奋了,而且程度超过了开枪突突人、吃牛排以及普通的性↗爱,所以,你也是受虐狂!”

“ …… ”





三天过去了,Shaw没有查到Root的下落,也没有找到关于Root的任何资料,不过,她倒是查到,关于那个已经变成白痴的议员,Root说所说的全都是真的。

晚上在时代广场,在拥挤的人群里,Shaw的脖子上突然被猛地扎了一针,“ Shaw,对不起了!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徒弟。”

是Hersh,Shaw还来不及发出一个音节,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假死的感觉糟糕透顶!再次醒过来时,Shaw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正躺在一辆殡仪馆的车里,旁边穿着殡仪馆制服的正是她费心费力到处找寻的Root。

Shaw跳起来抵住Root的脖子将Root推到车厢门上:“ 你她妈的到底想干什么?”

Root憋红了脸,努力地想要清晰地吐出几个词语:“ 我…老板…想…见你 ”

Shaw凝视了Root 3秒钟,放开了她:“ 带我去见你老板。”




穿着高订西装三件套、带着眼镜的小个子男人微笑着转过头来,他转头的动作有些僵硬:“ Ms. Shaw,很高兴见到你!我叫Harold。”

男人绅士地伸出手来,Shaw却没有要握上去的意思。

Harold略微尴尬地抿嘴笑了笑:“ 现在法律上Sammen Shaw女士已经死了,你已经安全了。”

“ 为什么要救我?”

“ 是我们害你暴露了,这是我们至少能做的。” Harold向Root望了望,然后继续说到:“ 当然,我们也有私心,现在你算是失业了,如果你愿意,我们诚心邀请你加入我们,工作的内容相信你已经猜到了大半,性质和你原来的工作差不多,只是比起保护国家,我们更偏重于保护每一个我们力所能及的平民。” Harold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Shaw:“ 我们很需要像你这样有专业技能的前特工,请务必认真考虑一下!”

“谢谢,不过 ”,Shaw接过名片后看了看,然后又递回去:“ 免了。”

Harold拿回名片后抿紧的嘴唇抖了抖。

Shaw转身离去,在路过Root身边时,Root拉住了她的一只手臂。
Shaw转过头,Root递给她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Root脸上挂着撩人的笑容:“ 我可比小撒的模拟里面有趣多了!说实话,小撒严重OOC了!”







想象自己只是一个大脑,躯体什么的都是脑子虚构出来的。

没有名字【我也不知道我写啥[二哈]】

公元2037年

话说有这么一支一脉单传的巫师家族,没有人知道他/她们的存在,因为 “ 绝不暴露家族巫师血脉 ”,这是家法,也是祖训,因为毕竟巫师在人类社会属于偏离常态的,不能被科学解释的,也就是异类。若是暴露了,结果可想而知,那将是灾难性的,很可能还会遭受灭顶之灾!


但这并不绝对阻止了巫师施展他/她们的法术,毕竟有一种法术可以让人逆行性遗忘掉关于巫师的所有记忆。


可是随着社会科技水平的发展,现在几乎每个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这就不好办了!


年轻的巫师Shaw就长在这个大街小巷门前门后都安装了摄像头的年代。所以她的父亲,老巫师Harold就严格禁止了Shaw除了在自家房子以外的任何地方使用法术。


Shaw感到十分百分万分的无聊!
她每天把她家里的马里努阿犬变成西伯利亚棕熊,然后又变回来,然后又变回去,现在她家的这只马里努阿犬看见她就跑!
她每天拿着魔法棒一根一根地拔她家园丁Fusco的胡子,后来Fusco把自己的胡子全部剃了。
她还总是在Fusco午睡打鼾打到一半时封住Fusco的嘴!现在Fusco也是见了她就跑:“ 我亲爱的的小姐,我去给你捉蝴蝶捉兔子捉蝎子玩儿!你等着!”


“ 哎,,Ծ^Ծ,,~ 我要无聊死了!” Shaw叹息道!
她不是在抱怨!她是真的这么觉得!





与此同时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年间人类作死的想要寻找外太空的智慧体,向外太空发射了来自地球 “友好” 的问候,如今终于得到了回应,一艘来自外星球的飞船此刻正在以三分之一的光速飞向地球。


就像所有的野兽一样,当自己地盘上有外来入侵者,警觉是地球人类的第一反应。

但是在各国各专业的科学家们一番不眠不休的研究之后,得到的结论是,如果对方进攻,我们胜的几率为零。


这当然不会对公众说,普通人们看到的是国际军方在地球外太空中筑起的一圈航舰防线,听到的是媒体领导人和各种专家慷慨激昂充满希望的演讲与论调。






这天夜晚,月圆之夜,风吹得骨头做的风铃 “咯咯” 的响。
这样的夜晚注定会发生点什么。

Shaw提着油灯在她家古老的地下室里翻东西,突然翻到一只很丑很丑的脏兮兮的黑色的布娃娃。
布娃娃的背后有一个开关,但是没有电池。没关系,Shaw是个巫师。


“ 嘿~Shaw?”
是个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些不确定。

“ 你是谁?”

“ 真的是你!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你,但是你和Harold既不用手机也不用电脑,网上也找不到你们的一点消息。”

“ 找我干什么?我们认识吗?”

“ 不止认识,我们之间再熟悉不过了!”

……

……

……

……

……

……

一天过后,第二天凌晨,丑娃终于把她们之间的故事简明扼要地说完了。

Shaw听呆了,她顺手把一个南瓜变成南瓜饼,边吃边说:“ 你的故事很像一部很老很老的美剧,叫做Person of Interest。”

“ 原来你看过那部剧,早知道我就不用讲一天一夜了!”

“ 这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我也叫Shaw,但是你凭什么认定我就是那个Shaw?你是一台融合了Root的记忆与感情的古老的机器,你有没有可能认错了?”

“ 就算时间让生命轮回如尘埃般散去,我也不会认错你,Shaw!”

Shaw心里默默地念着Root这个名字,觉得记忆里有一段特别真实的珍贵,她是巫师,她相信一切来自精神深处的感受。

“ 为什么现在才这么急着要找到我?”

“ 听着,这很重要,外星文明将要踏足这颗星球,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那些最有钱最有势力的人类秘密的造了一艘宇宙飞船叫诺亚方舟,准备逃离地球,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我弄到了三张船票,你们必须马上出发!”

Shaw听完后立马抱起丑娃去找他的父亲,一路上她想着要怎么说服老Harold,这下不无聊了。





肖根——船长与水鬼(二)(完)


Shaw再回到甲板上时看到那条Samaritan已经靠在了她的船旁边。
“ 幽灵船!Samaritan是记载里的一条幽灵船!”Shaw突然记起来她在书里看见过,所以才会觉得在哪里听过。


她转身的瞬间眼前一黑,撞上了一人,“ Holy Jesus Christrmas Cake!” Shaw惊呼道退后了一步,看清面前她撞上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漂亮女人,棕色的卷发,正对着她笑。


Shaw:“ 你是人是鬼?”

“ 鬼。”

Shaw:“ 什么鬼?”

“ 水鬼。”

Shaw:“ 我的船员,你把他们都怎么样了?”

“ Harold在采他们的阳气。”

“ 谁?Harold Finch?John那个死了的老情人?这就是John说托梦要他办的要事?”

“ Harry想早点回到陆地,和John在一起。”

“ 那你又是谁?”

“ 你可以叫我Root。”

Shaw:“ 你找我干什么?你不去那个……呃……采阳气吗?”

Root:“ 我和Harry翻阅了很多来自中国古代的书籍,里面说男的阳寿散尽死了,想重新反阳需要吸收男子的阳气,那么女的同理,就需要找女子来采集阴气。”


Shaw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捂住前胸,“ 你要采我的阴气?”


Root:“ 是的。”


Shaw:“ 那那那那那……给你采完了我会死吗?”

Root笑了笑,眼睛在Shaw全身上下转了一圈,“ 看你这么可爱,我可以考虑一次少采一点,重复多次循环利用。”
Root说完往前走了一步。


Shaw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Root:“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Shaw迫于无奈被Root领进房间,并非常自觉的主动脱掉了衣服。

Root对Shaw一身恰到好处、秀色可餐的肌肉十分满意。

Root的确很温柔,很老道,很有技巧,很会撩!

Shaw被艹得很爽!

就这样,Shaw被Root圈禁起来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尽管Root如她承诺的,十分注意节制,但是毕竟Shaw是人,Root是鬼,Shaw还是经常被Root艹得腰腿酸软,下不了床。

这日Root走进房间,Shaw出乎意料防御性地抱着被子不肯撒手。

Root:“ 亲爱的,怎么了?”

Shaw:“ 我冷。”

Root宠溺地笑了笑,开始脱衣服:“ 我马上帮你暖和暖和!”

Shaw立马抬手把被子一扔:“ 我不冷了。”

Root脱掉了身上最后的内衣:“ 可是我饿了。”

Shaw:“ 你你你你…你暂停一下听我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Root暂停了:“ 为什么?”

Shaw:“ 你不能永远把我关在这里啊,这样,你放我回去,我再带一群美女来给你采阴气,你说你光采我一个人的,也活不过来,是吧!”

Root:“ 可是Harry吃光了你所有的船员,你一个人怎么把船开回去?”

“ 嘤嘤嘤……” Shaw抽抽哒哒的一边哭着一边说:“ 我还有个未婚夫在等我回去,他叫Thomas,是个商人,嘤嘤嘤……”

“ 喔喔喔~好了好了不哭了~” Root搂过Shaw,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道:“ 会好的会好的,我们会解决掉所有问题的~不哭了喔~”




Shaw 大概是哭累了吧,反正她后来是睡着了,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睡在一个豪华的、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卢浮宫配制的房间里,床上用品则是粉红色少女系的。


Shaw蒙逼了。


Root推门走进来,推着餐车,打开盖子,是香气扑鼻的顶级牛排。

Shaw张嘴试图说话,却发现伴随着说话她嘴里吐出了一个一个的泡泡。
“ 咦?怎么回事?”

Root坐到床边,牵起Shaw的双手:“ 我的甜心,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惊慌。”

Shaw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目不转睛地看着Root:“ 什么事?”

Root:“ 你现在和我一样,是个水鬼了!”

Shaw:“ …… ”




肖根——船长与水鬼(一)

【 今天结束之前是写不完了,凑活看吧,🎃 】


海上的天气糟糕透顶,暴风雨似乎永远不会停息,雾气重得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


甲板上是嘈杂的水手们,空气闻起来咸咸的混杂着汗水味。
见不到远处的海面,整艘船像是停在了一个牛奶瓶里。


“ 船长,我们的船似乎没有在动啊!”
水手长Lamber走进船长的房间,忧心忡忡地说。


Shaw坐在堆满书籍的桌子后面,手边放着铅笔尺子圆规,皱着眉头盯着面前展开的航海图。


“ 大家伙都在讨论,我们的船…… 是不是……被诅咒了…”


这是Shaw从大副升上船长后的第一次出海,这艘TM号船以前的船长John Reese,突然发癫说什么梦到以前的老情人Harold,托梦给他说有事要他办,所以那个家伙就因为一个梦临时跑掉了。


TM号已经困在这片海域整整5天了,笼罩一切的大雾,罗盘失效,连一丝风都没有,海面上静得渗人,这里就像一片坟墓,她以前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Shaw是个很镇静的人,但是现在她开始想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了。


水手们都是很迷信的,特别是在海上航行的时候,她必须想办法稳住大家。

“ 放心,保持目前的航线,三天以后我们应该就能看到陆地了。”
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


Lambert看着Shaw,迟疑地想要说什么,但还是退了出去。


“ 哦,对了,告诉厨师Lionel,雾气重,让他晚上把猪烤了给大家吃。 ”







“ 船长!船长!前面有船!前面有船!”甲板上所有人都聒噪起来。

Shaw接过望远镜,看见远处闪着幽幽蓝火的船正在向他们的船驶来,Shaw努力辨认着那艘船上的旗帜。
“ Samaritan?”
“ 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 嘘嘘~ 听,好像有歌声……”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船上立刻安静了下来。


“ 妈妈咪呀?”
Lamber疑惑地看着Shaw,“ 我没有听错吧?是妈妈咪呀吗?”


“ 这是什么歌?听着像鬼在唱歌!”
惊恐在船员之间蔓延,“ 完了完了!我们完了!是鬼啊!”


“ 我听过有会唱歌勾引船只的女妖,可是会唱妈妈咪呀的又是什么鬼怪?”
Shaw嘟哝着。


“ 喜欢听歌剧的鬼怪。”


Shaw给了Lambert一个大白眼,“ 去叫所有人集合。”


然而在Lambert走后,Shaw再转身的时候,灵异的事情发生了,所有人都突然不见了。


Shaw急忙找遍了船的各个角落,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活物就只剩厨房里的几条鱼,连一直待在厨房里的Lionel也不见了。


Shaw再回到甲板上时看到那条Samaritan已经靠在了她的船旁边。
“ 幽灵船!Samaritan是记载里的一条幽灵船!”Shaw突然记起来她在书里看见过,所以才会觉得在哪里听过。

她转身的瞬间眼前一黑,撞上了一人,“ Holy Jesus Christrmas Cake!” Shaw惊呼道退后了一步,看清面前她撞上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漂亮女人,棕色的卷发,正对着她笑。